老小孩春節征文賽

童年時過年

( 發表于2019年02月18號 07點 )

作者:險峰

我們這幫“奔七”的伙伴一談起過年的話題,就不免都回憶起童年時過年的情景。

記得我記事不久就知道有“過年”這么個節日。那時盼過年,一是盼自己快長大,大一歲好早點上學;二是巴望過年能解解饞。50年代末60年代初,物質相當匱乏,特別是“三年自然災害”期間,平時在伙食上基本不見葷腥?!搬u油湯”、“光榮菜”(指卷心菜外層老葉或大白菜尾部比較硬的部分,俗稱“菜幫子”)下飯乃是家常便飯,偶爾難得吃到香噴噴的豬油拌飯,就已經是很奢侈的了。除了平時配給的肉票、豆制品票外,盼到過年,好歹有增加的一只凍雞、一小包約二兩重的金針(黃花菜)木耳、約半斤不到的炒長生果(花生)、約三兩香瓜籽(葵花籽),還有冷氣帶魚等供應。當然,還要分“大小戶”憑票排隊購買。你想,一年就一次,我們這些經常饑腸轆轆的小孩能不盼嗎?

還清楚記得,每到臘月二十三,是送灶神爺(我們廣東人稱“灶公老爺”)上天稟報的日子,也稱“小年”。從這時起就要開始大掃除:我母親攀登在竹梯上,艱難地用掃帚掃,用抹布抹,清掃外面樓梯走道滿是油膩的玻璃窗和石灰墻。大一點了我會也動手去幫幫忙——每當看到自己也能為迎新年出一點力,心中不免也有點竊喜。

接下來,就是準備購買上述這些年貨了,另外還要買些糖果——一般都是水果硬糖,用“玻璃紙”包裝的已經是相當不錯的了,當時聞名的“大白兔”奶糖是不容易買得到的。當然,水果中大桔(即柑,柑大于桔,故稱大桔)是不可少的。

柑買來后,下一步我就與阿婆(家鄉方言稱呼奶奶叫阿婆)一起將紅紙裁成小方塊,然后把紙幣包在里面,記得最多是一角的,好像還有一分的,這就是紅包了(粵語稱“利市”)。包好后用大桔壓住紅包放在床頭、箱子、壁柜等角落,寓意“大吉利市”(廣東話“桔”讀音同“吉”)。

度過三年困難時期后,臘月里還有一件大事就是到處借石磨(后來有條件自己買了一個石磨),自磨糯米粉蒸糖年糕。因為“年糕、年年高”,所以年糕是過年必不可少美食之一。制作廣東糖年糕的過程比較繁瑣:從浸泡糯米到磨好粉瀝干水,沒有三五天時間是不行的。然后用紅糖水和好面,放在小臉盆般大的模具里,用大火蒸上近十個小時,蒸好后顏色紅紅的,一盆可以吃上個把月,也有把年糕切成塊用于饋贈親友。上小學時,我想幫手推磨磨粉,父母嫌我礙事不用我干,長大以后我倒成了主力——那是后話。蒸糕剩下的糯米粉就是用來炸麻球了(廣東話:煮煎堆)。麻球在廣東及港澳地區是常見的油炸賀年食品,外形滾圓飽滿,色澤金黃,皮薄香脆,內甜糯。我家大多是放在大年初一“開油鑊”(鑊,音huò,鍋的意思)煮煎堆,麻球炸得又圓又大,“煎堆碌碌,金銀滿屋”,祈盼新年大發。退休后我試圖學著“煮煎堆”,就是沒有成功,炸來炸去“發不起來”。過年有時還炸“油角”(又叫“角仔”),“油角彎彎,家財百萬”,油角的外觀像“荷包”(即錢包),油角被賦予了“家肥屋潤”的好意頭。

除夕還有祭祖的習俗。先是上香、點蠟燭,母親把飯菜端上桌之后,奉獻飯羹、奉茶、然后獻酒。先要用小茶杯和小酒杯各酙茶三杯、酒三盅,然后長輩口中念念有詞,接著把三杯茶和三盅酒灑在地上。我依稀記得,行祭拜禮時,還要跪下叩首。這一習俗到“四清”時就消失了。

團圓飯后鞭炮聲起,我們小孩就等著收紅包了。初一醒來,看到床頭的壓歲錢不禁喜上眉梢,雖 然只有區區的幾元錢。

大年初一焚香、放炮仗是必須的。我能被賞到幾個零星小鞭炮放放就滿足了,如果有能拿在手里放的煙花棒(電光花)或能旋轉升空的小煙花更是一種奢求。初一有吃齋的習俗,用粉絲、腐竹、發菜、冬菇、木耳等煮成一鍋“羅漢齋”。這一天還有許多禁忌,如忌動刀、忌動針線、忌掃地。新年里要時時處處小心、圖吉利、忌丑話、避錯事。如不小心摔破一個碗碟,要馬上補上一句:“碎碎(歲歲)平安”、“花開富貴”。

新年期間最高興的恐怕就是跟父母一起走親訪友拜年了,一是可以收壓歲錢,二是可以大快朵頤。

接下來,正月初四凌晨的“接財神”等風俗都與蘇浙滬一帶大同小異,直到元宵節,在這里不再贅述了。

比起童年時過年,現在物質生活的豐裕是不可同日而語的,但如今,有些習俗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流失了,因此也就少了許多“年味”。

祖母、父母親、我與大妹妹攝于上世紀50年代

煎堆 油角

糖年糕 糖年糕切片

評語

博主詳盡描述了老家的過年場景,感嘆習俗的流失,年味的漸淡。選用圖片很有特色。征文選材詳略需下工夫。

彩客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