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孩春節征文賽

年味

( 發表于2019年02月08號 14點 )

作者:同一

我的印象里這年味最濃的還是孩提時代,那時居住在弄堂里,從臘八節開始年的氣氛漸漸地濃郁了。家家開始忙碌起來了,撣塵粉墻以及清洗那些放在廚里平時不用的盆子碟子,以備客來裝盆之用,常用的鋼精鍋子銅壺更是擦得錚亮。

我們寧波人家過年少不了要吃湯圓。一早就到曬臺上搬出家鄉帶來的石磨盤和搗臼,石磨盤磨水磨粉,搗臼用來搗芝麻。 到了晚上,小小的灶間里有的人家在撘蛋餃、有的人家在炒西瓜子,那些瓜子多半是夏天吃西瓜時留住的,鄰里之間這么多人難得擠在一起,說笑逗趣十分地快意。當空氣中彌漫開勾人饞欲的氣味時,忍不住邊干活邊嘗鮮,這時的灶間飄灑著濃烈的年味來,至今還覺得有種甜甜的溫馨感。

后來,作為知青離開老屋去了贛中一個小山村插隊落戶。但逢過年,也要擠上滿員的列車趕著回家,對我來說過年回到父母身邊與親友團聚是件幸福的事。記得有一年回家,火車滿載超員,每扇車窗都被車上的人關的死死的。車門下客后,竟然連我這大小伙子使出吃奶勁也無法擠得上去,無奈地望著漸行漸遠的火車長影。寒冬臘月中外面雨雪交加,在透風的候車室里,肚中饑腸轆轆,被汗水浸濕的衣服貼著身背,凍得我簌簌發抖。

知青大返城回到家鄉后娶妻生子,每逢過年一家人忙著拜望長輩或走親訪友,一路走來不覺自己也漸漸地老了,這年的味道也有些淡然下去,沒有了孩提時的趣味,離家后的思鄉情結。

而每當除夕那天兒子在自己家門前貼春聯時,我又看到了春節來臨的氣氛和文化的傳承。過年時兄弟姐妹相聚一堂,對著身旁歡快繞膝的第三代,給孩子壓歲紅包,這年味在心里頭好似正濃郁起來了。

在改革開放的四十年里,人們曾創新了不少新名詞,其中一個叫“春運”。到了年尾各處火車站汽車站都擠著進城的打工者,背著包拉著行李箱的準備上車,趕回家鄉去過年。如今,他們中一些人賺了錢的不管是在城里買了房、買了車的人,到了過年還是會駕車回鄉,因為那里有他的父老鄉親。我也仿佛看到回鄉的他們在濃濃的親情包圍里,一邊眉飛色舞地向親人說起外面精采的世界,一邊品嘗著親人做的上口菜肴,酒酣時或會猜拳劃令熱鬧一番,那年的味道才真正透了出來。

如今,過年的方式也在發生著變化。早先是坐在電腦前發發電子郵件,或與遠在天邊的親朋好友視頻對話;有了智能手機和微信,掏出手機隨時隨地與親朋好友相互道賀祝福,或者發發紅包增添喜氣;而今,地方春晚、央視春晚也是人們的一道美餐。

我想,這年味不僅體現在味覺和風俗的氛圍,更在乎與遠方至愛親朋的團圓相聚和思念的傾訴之中。 過年的形式和氣氛已然在悄悄地改變我們的思維,唯一不變的是我們的傳統文化和民俗風氣,心中的年味。

評語

圖文并茂的回憶點出:過年的形式和氛圍在變化,不變的是傳統文化和民俗風氣、還有心中的年味。

彩客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