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孩春節征文賽

年味

( 發表于2019年02月11號 14點 )

作者:申濤

每當過年,腦海里就會響起弄堂里“切筍哦……”的叫賣聲,就會浮現理發店、浴室通宵排長隊的情景,就會回憶起四鄰八舍阿姨媽媽們半夜起床,呼兒攜女拎著籃頭、提著板凳,捏著票證,冒著凌厲的寒風匆匆忙忙趕往菜場排隊的場面……什么是年味?這就是年味。

每當過年,家家戶戶的窗前都掛滿雞鴨魚肉。左右鄰居半夜里都亮著燈,縫紉機的轉動聲從窗戶輕輕傳出,那是女人們在通宵為孩子們趕制過年的新衣。男人們在忙著往紅紙袋里裝嶄新的鈔票,那是大年夜要放在兒女們枕頭底下的壓歲錢,除了忙碌還是忙碌……什么是年味?這就是年味。

每當大年夜,家里的八仙桌就會擺滿供祖宗享受的豬頭三牲。燭光里煙火繚繞,彌漫著神秘的氣氛,喜慶中夾雜肅默,神情里充滿期盼……什么是年味?這就是拮據生活里的年味。

時光飛逝,往昔的年味早已消散。弄堂變成了高樓大廈,人們再也不用捏著票證、提著菜籃板凳通宵去菜場排隊買年貨了,現代化的衛生間讓街面上的浴室提前關門大吉。大樓的陽臺上見不到掛著的風雞、風鴨、鰻鲞,只有空調的外機風扇在不知疲倦的飛轉。大街上空空如也,不見了往日的車水馬龍,不見了林林總總的吃食攤,不見了來回飛馳的快遞小哥。諾大的上海突然間安靜了,空氣似乎凝固了,上海人走到馬路上甩甩衣袖,似乎松了一口氣。這,已經成了二十一世紀上海每年春節開幕前的序曲。有人說,上海人的春節已沒有了年味。

呵,究竟什么是年味,它仿佛在每個上海人的腦海中縈繞。

其實,年味也隨著時代的腳步在飛奔。

你看,現在的年三十,滿街的霓虹燈流光溢彩,酒樓門前迎賓小姐笑容可掬忙前忙后,大堂里賓客如云,笑語喧嘩,孩子們捏著壓歲錢奔跳歡笑。酒桌上菜肴令人目不暇接,人們舉杯互道新年快樂、恭喜發財,“干杯”之聲不絕于耳。這就是現在的年味。

你看,現在過年人們穿著的衣服和鞋子已使人難以辨別是什么料子,什么品牌,清一式的臃腫棉襖和蚌殼棉鞋早已銷聲匿跡。酒桌上的菜肴早已不是從前的半只雞,半只鴨和曾被視作佳肴的皮蛋拼肉松。至于只能在春節才能吃到的水筍烤肉,早已被人們當作茶余飯后的笑談。這就是現在的年味。

你看,微信里拜年的紅包如天女散花,各種拜年的表情有的惟妙惟肖,有的令人捧腹,數不勝數的歌舞視頻使你眼花繚亂,人們用手機相互拜年成了時尚。這就是現在的年味。

可見不同時代有著不同的年味,年味并不能用富足還是貧困來判斷。年味是一種同胞血脈中流淌的親情;年味是家族的凝聚,是民族的團結,春節就是一年一度慶祝中華民族血脈繁衍昌盛充滿年味的節日。

評語

博主開門見山描敘年味、在感嘆年味漸淡中道出與時俱進的年味——親情!如能添加實例則更添場景感。

彩客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