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孩春節征文賽

父親的一件大衣

( 發表于2019年02月03號 14點 )

作者:浦江思源

小時候過年,老老小小都要穿新衣服。過年前,父母親就忙著為我們姐弟幾人去買現成的衣服,或買來布料請人縫制。父母親自己卻不添置新衣服。他們過年穿的衣服放在那只在當時算值錢的樟木箱里,幾乎平時不穿的,只有到過年才穿上,年復一年。

記得,大年初一早上醒來,父母親穿上了新衣服,我眼前一亮。父母親顯得年輕、精神、漂亮,滿臉堆著笑容,特別可親。父親穿上黑色的一套呢中山裝,母親穿著一件偏暗綠色的,有點隱花紋的織錦緞中式罩衣,就像新郎與新娘。父親還有一件藏青色短的呢大衣,節日里走親訪友時,就會穿上。

父親的這件大衣留給我的印象很深。因為,父母親說,這件大衣要留給兒子,這是父親這輩子能算得上是值錢的,也是最心愛的一樣東西。

父親很少穿這件大衣,或許他想好好珍藏,想好好地留給我們。

父親沒什么好衣服。終于有一年過年,父親下了決心去做了這件大衣。他在小南門協大祥布店買來了一塊呢料,又在附近的宇宙服裝店請人加工縫制,去了幾回,量身、打樣,做成拿回家的一天,父親顯得特別高興,說話也笑,還讓我母親點評。

有一次過年,父親帶我去鄉下探望祖父、祖母,他穿上了這件大衣。鄉下很多親戚見了投來羨慕的眼光,并和父親聊起了這件大衣,父親顯得很自豪,很高興。我在旁看著父親,那時候,我還小,還不懂什么是"衣錦還鄉",但父親確實是穿著"派克大衣"回到了自己的故鄉。

我們都成家了。新年里,父母親把子女們叫來,一家人團聚在一起,有說有笑。我們穿著新衣服,父母親也穿著新衣服,不過不再是以前的那件了。父母親老了,頭發白了,只是穿了一般布料做的新上衣,精神依然很好。說起了那件大衣,父親說,老了,也沒什么地方去,那件大衣也不常穿了。

母親患病不幸去世后,父親衰老得更快,患病住進了護理院。那年,我們接父親回家過年,大年初一,父親急著要我們送他回護理院,原來父親的生活起居已很不方便,他怕弄臟床被,不想給子女增加負擔。這一次過年,父親匆匆一走,以后再也沒回家過年。父親和我們都忘了那件大衣。

我們在清理父親遺物時,看到了那件大衣。雖然父母親曾說,要留給我們,可老式的衣服誰還會穿呢?再說如今早已不是缺衣少食的年代了。我們姐弟一商量,在為父親做"五七"時,把這件大衣焚化了,按風俗講法給父親帶去天國,讓他還能穿上那件大衣。

如今,過年穿新衣服的習慣慢慢地淡化了,只是想到父親那件大衣,那件大衣承載著厚重的往事,永遠有著父母親對自己子女的一片愛心!

又過年了,每逢佳節倍思親!

(圖片源自網絡)

評語

父親的一件大衣故事感人,以小見大,小題目做出了大文章——父愛如山,親情的細節寫得非常完整感人。

彩客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