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孩春節征文賽

另有一番“年味”在心頭

( 發表于2019年02月03號 11點 )

作者:墨韻詩語

今天,坐地鐵回家,發覺地鐵內空閑了許多,也安靜了許多,有時,還能看到一個、兩個拉著拉桿箱,斜背小肩包的小姑娘,上上下下。以往的忙碌、喧囂,忽然變得安靜、平靜起來了。有人說,這才是上海的“年味”。

似乎,大家覺得安靜、平靜是當下春節必需的年味。大街上,行人少了,上下班,也沒有那么擁堵了,車廂內,說話的聲音都是輕輕的,小區內,車輛好停放多了,連許多餐飲店、建材五金店都關門回家了。上海,能夠擁有這么安靜、平靜的日子真的不多,一下子放松許多,清靜許多、坦然許多。

可是,我的眼前卻呈現出上世紀七十年代春節前的畫面:那是上海的熱鬧和期盼。要過年了,計劃供應會多分配一點,煙雜店、醬油店和菜市場都排起了長隊,有的還要凌晨四、五點鐘起來排隊,可大家還是興致勃勃、前呼后擁的。車站碼頭,更是熱鬧翻騰,人流滾動,大都提著旅行袋,或者背個大包裹。有的還肩挑手提的,雞叫鴨呼,一派熙熙攘攘的。原來冷清的街上,忽然增加了許多人,老遠就開始打招呼,你回來啦!十分親熱、鬧忙。這時,大批的知青回家過年了,外地工作的,也回家探親了。那時大家都盼著春節的這份熱鬧和熱切!許久的期盼,短暫的相聚,怎不使人激動、顫動和感動!去插隊落戶的,年紀輕輕的,就孤身離家,在廣闊天地大干、苦干、拼命干,一年下來總想回到父母的懷抱,感受家庭的溫暖。在外地工作的,一年下來,夫妻團聚,兒女親情,三百多天的日思夜想,只有到春節那么幾天才能相廝相守,怎不叫人肝腸寸斷,怎不叫人熱淚盈眶,怎不叫人親熱歡聚!我至今清楚地記得,二姐插隊落戶到第二年才能回家過年,等到三輪車停在家門口時,看到我們就大聲叫喚起來,一下子從車上蹦跳下來,而我母親則淚水漣漣,可嘴角掛著久別重逢的微笑。

可能,事物的發展總會發生翻轉和蝶變,從喜歡熱鬧到難得安靜,年味換了一個成色。過去,是上海人去外地,過年要趕著回來,自會產生熱鬧和熱切;現在,是外地人在上海,過年總要趕著回家,當然變得安靜和平靜了。但我想,不管是過去在外地的上海孩子要急切回到家以及家人期盼骨肉親情的團聚,還是現在上海務工的外地孩子渴望回家見上自己的家人、品味鄉愁,其中的關鍵詞卻是,都在尋找各自的起點、落點及其經歷的難點、焦點和要點。而“年味”只是在尋找、前行中一個獨到的視點、觸點和重點。過年,更多的是心靈的回望和祈盼——對逝去歲月的回味,對當下生活的體味,對未來時光的品味。不論熱鬧和安靜,喧囂和平靜,但起起伏伏,坎坎坷坷,一路前行,一世奔波,這就是這兩幅畫面蘊含的年味!

再過兩天,就要過年了,讓我們共同舉起酒杯,一杯敬過往——畢竟有過許多獲得和收藏;一杯敬未來——畢竟還有許多夢想和刷新。路在遠方,心系鄉愁;努力奔跑,回家團聚!

評語

博主從年味談到不堪回首的過去,幸而是苦盡甘來,有賢妻和孝順女兒,晚年是幸福的——國泰民安!

彩客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