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孩春節征文賽

憶閔行老街的年味

( 發表于2019年02月12號 16點 )

作者:江愛傳承俞文達

上海西南一名鎮,

踏步而來尋吾根。

社會變遷老街泯,

年味濃郁今難尋。

說起在老閔行過年,是不能不提閔行老街年味的?,F在有人總感到過年的年味越來越淡了??墒窍氘斈?,閔行的年味也是很濃的,特別是在老街還沒有被拆除的年代。由于老街的消失,閔行人回憶濃郁的年味,似乎少了一個回憶的對象,而多了一點遺憾。

老街是我們這一代老人的記憶。當你走在用青條石鋪成的路面上時,讓你感覺如同走進了古老的小鎮。歲月悠悠,風來雨去,從我記事起,過年,就一直有逛老街的習俗。多年在外,老街若一縷輕煙繚繞在我的記憶深處。

我清楚地記得,臨到過年,老街就會繁忙起來。從臘八開始,逛老街,辦年貨的人就日漸增多。于是,年味就開始慢慢地濃郁起來。

那年月,過年置辦年貨,閔行和附近鄉鎮的人,如荷港橋,北橋,吳涇等,特別是上海重型機器廠,汽輪機廠,電機廠,鍋爐廠,四家大工廠的職工,都會來閔行老街采購,所以老街在過年前夕最為繁忙。因為家家戶戶都要置辦年貨,所以家家戶戶都會派人來老街購買豬肉,雞鴨,魚,新年衣服,對聯,鞭炮,各種炒貨……反正那幾天,老街天天是人山人海。許多店鋪前面架起木板,擺上酒類、片糖、年畫,新年日歷、鞭炮……肉店、布匹店、裁縫店也擁擠了不少的人,把窄窄的東大街擠得水泄不通。因為老街的老商店主要集中在東大街。有時街頭巷尾有一家很是熱鬧,鞭炮響起,那定是主人家正在辦婚禮,或者是敬神。

這時,你看那街景,只見熙熙攘攘的人流,若穿梭在江河里逆流而上迴流擁擠的鯽魚。倘若有雪飄來,巷子深處,輕煙裊娜,各家各戶開始在灶臺上忙碌,縷縷肉香飄散街上,拓展著年味的深度和廣度。酒館面店茶室,三五幾人,圍著一個個八仙桌,溫一壺米酒,炒一碟花生米,或蒸幾塊臘肉,或香腸,或者一碗麻辣豆腐,喝酒吃肉。屋外雪落,屋內酒香,于是年味就愈發濃烈了。

到除夕,你來到老街,這里已是一片過年的喜慶景像。在擋街入口處,幾個大紅燈籠已被高高地掛起來了,喜迎各方賓客。東大街兩邊,家家貼上了紅色的對聯,大小不同規格的燈籠,也時不時地閃現。這時這里,處處是喜慶的紅色,處處是燈火閃爍,營造出了過年吉祥喜慶的氛圍??茨切├辖秩思?,家家戶戶在家中做年夜飯的半成品。有時候她們突然想起有一,二樣東西忘了買了,就會派個家中不忙的人,再次來老街采購。

年后,老街上的店鋪開始休業。因為各家各戶在年關儲備了許多年貨,元宵節前已經很少再有人來老街采購了。各類店鋪,一般要到正月十五前兩天才會擇日開張。他們張羅著過正月十五,于是兔子燈,鞭炮等商品就再一次在柜臺上出售了。

今年過春節,我已是七十二歲的人了,人生七十古來稀,時間過得真快。如果按1991年我從大西北調回到父母身邊,在閔行八中當語文老師算,這事轉眼也過去28年了。似乎人到老年,就格外地懷舊。于是我湊空獨自一人,來到了原來的渡口碼頭,我張望今非昔比的老街地區,感慨萬千。我寫了如下文字:

記憶是一壺老酒,

歲月如一頭老牛,

讓我回味年輕的時候,

青春時的無憂無愁。

如今過年時候,

一位老人,滿懷鄉愁,

來到江邊,舊地重游。

我站在黃浦江邊張望,

只見大橋,棟棟大廈高樓

卻找不到老街的屋樓。

只見江水緩緩地流。

老街是一條記憶的河,

留不住歲月的腳步,

留不住我青春的喜與憂。

目光搜尋兒時的老屋,

它位于何處?

一切都在變化,

一切都難以挽留。

今非昔比,

時代大步往前走,

歲月逝去如江流。

江川網宣組 俞文達
2019.2.11.

評語

博文以詩開頭又以詩句結尾相呼應,抒發了對老街過年場景的鄉愁情懷。征文切合主題,文章稍顯長。

彩客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