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孩春節征文賽

難忘的湯年糕和紅燒肉

( 發表于2019-02-10 )

作者:東坊大章

年復又一年,春節來了又去。

隨著年歲的瘋漲,現在對過年的感覺已經麻木,而碎片狀的童年記憶,大多早已忘掉,有些依稀可記。

但是,兒時過年時的湯年糕和紅燒肉記憶,至今仍在筆者的腦海里頑強存在。

作為50后的家中老大,我有四個弟妹。因為父母是辛勞的早出晚歸雙職工,不滿十歲的我早早承擔了照管弟妹的責任。在那饑餓的60年代初,我們兄妹五人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過年,因為過年可以有好吃的,過年可以不餓肚子。

每年春節初一,父母總要帶我們去打浦橋泰康路的好婆家拜年。這是我們一年中最開心的日子。這天,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獲得好婆用紅包包著的壓歲錢,在好婆那兒還有很多平時看不到的哈爾濱“高級什錦糖”,最令人興奮的是可以吃到好婆燒的紅燒肉。好婆是蘇州人,這紅燒肉也是肥而不膩,香味四溢,誘人饞液滴答答。記得那一年,我們這些“大灰狼”,竟將好婆家的一大碗紅燒肉吃得個底朝天。

后來,父親在每年春節初一的早餐時,總硬要我們兄妹每人至少要吃上一大碗湯年糕,直到肚皮撐足。然后,父母再帶著我們去好婆家拜年。這樣,我們這些“大灰狼”都變成了文質彬彬的“小白兔”,嘰嘰喳喳但不貪吃,因為早餐的湯年糕還沒消化。

每當想起在那饑餓年代過年時湯年糕和紅燒肉的故事,就更加懷念遠在天國的父親。省吃儉用的慈父用他全部心血把我們兄妹幾人養育成人,從“吃相禮讓”到“寬容待人”,他一直在潛移默化地教育我們如何做人,怎樣處事??梢愿嫖克先思业氖?,他的兒孫們都很有出息,很多都成了國家的棟梁之材。

現在,吃穿不愁,僅從吃穿來講,可以說是天天過年。

雖然兒時的記憶還有很多,它們會隨著歲月的流逝和時代的變遷或消失或改變,但湯年糕和紅燒肉的故事卻成了自己悉心收藏的兒時往事之一。

(本文曾參加東方網春節征文獲獎,謹以此文紀念遠在天國的父親大人)

評語

對兒時過年“特別事件”的描寫生動有趣、物質匱乏年代過年湯年糕和紅燒肉的故事讓人難以忘懷?。ㄕ魑娜狈D片)

彩客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