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孩春節征文賽

小時候過年(五)

( 發表于2019年02月03號 07點 )

作者:春申晚霞 -唐德華

除夕晚上,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年夜飯,是過年最隆重、最開心的一件事。年夜飯也稱“合家歡”,是一年中最重要也最豐盛的一次家庭聚餐,因為它寓意吉祥、團圓、幸福、美滿。

在那物質匱乏的年代,要湊齊一桌年夜飯,可不是一件容易事。除了排隊買來憑票證限量供應的雞鴨魚肉等副食品,勞動人民還用勤勞和智慧,把平日點滴積攢的食材“變”成美味佳肴。

我家是本地人,熏魚、走油肉、咸雞、塔菜冬筍和蛋餃菠菜肉皮粉絲湯這幾樣本地菜是必備的。過完小年,全家人就開始忙著張羅食材,并把熏魚、走油肉、肉皮和蛋餃這些費工夫的菜先制成半成品。

家里平時憑票證買來的雞鴨,一直都舍不得吃,洗凈后抹上鹽腌起來,掛在屋檐下風干成咸雞和咸鴨。做年夜飯時拿出來,可是絕妙的“硬菜”。肉皮也是攢了一年的。平日憑票買的豬肉都舍不得連皮吃,而是把豬皮單獨剔下來刮干凈,掛在屋檐下晾曬。到了臘月,風干變硬的肉皮便可以加工來做菜了。

加工肉皮、做走油肉和熏魚,需要開油鍋。那時,我家廚房里搭有鍋灶,燒的是柴火。父親在灶前掌勺,我在灶后燒火。父親把平時攢下的二三斤菜籽油小心翼翼倒進鐵鍋里,待油鍋燒熱,把肉皮放到里煎。他一手拿鍋鏟,一手拿鐵鉤,一邊用鍋鏟不停翻滾肉皮,一邊用鐵鉤拉伸肉皮使之變大。因肉皮清洗后留有水份,有時沸油會飛濺到父親的手上、胸前,甚至臉上。我擔心父親燙傷,趕緊遞上手套讓他戴上。走油肉的制作工序要復雜一些。先把五花肉切成大的四方塊,煮到六分熟時放入沸騰的油中炸?!班辍钡囊宦?,油花四濺,父親趕緊把鍋蓋蓋上。燜炸一二分鐘后打開鍋蓋,待肉塊變成金黃色,便可以取出放在笊籬里瀝干。肉皮和五花肉油炸后能保存較長時間。待吃時,肉皮和走油肉均需放在水中浸泡數小時,放上調料煮熟即可。做熏魚則比較簡單。把青魚洗凈涼干,切成厚片后放到沸油中煎,煎熟后放在醬油里浸泡,待入味后取出即可。

做蛋餃是項細活,每年都由心靈手巧的母親親自操作。她把四五個雞蛋打在碗里,放上少許鹽,用筷子攪勻成蛋糊。做蛋餃的工具就是一把鋁制湯勺。那時候沒煤氣,就在煤球爐上做。母親一手拿鋁勺,一手夾起塊豬油在鋁勺內壁擦一擦,倒上一調羹雞蛋糊,然后把鋁勺順時針轉一圈,雞蛋糊就變成薄薄的一層像餃子皮似的圓形蛋皮,再加入肉餡,用筷子把蛋皮對折起來,一個蛋餃就做好了。取出后,再重復刷豬油、倒蛋糊……如此循環,一個個玲瓏漂亮的蛋餃就這樣誕生了。母親個子高,爐子很低,她彎腰忙上忙下,做二三十只蛋餃要二三個小時。我見母親站著辛苦,搬來一把椅子讓她坐。母親會意一笑,隨即坐在椅子上繼續做蛋餃。

除夕年夜飯由父親掌勺,一道道美味佳肴飄香四溢地燒好,令人垂涎。傍晚,祭祀完祖先,我們一家人圍坐在八仙桌旁,桌上的菜肴滿滿一桌:有象征年年有余的熏魚,有寓意富貴吉祥的咸雞,有意為節節高升的塔菜冬筍,有比喻事事如意的清炒豆芽。最后,父親端上一盆熱氣騰騰的蛋餃白菜肉皮粉絲湯,俗稱“全家?!?,象征合家團圓。父親坐下后,全家方才舉箸而食。我和弟弟妹妹許久未嘗葷腥,看到一大桌子好吃的,迫不及待揀自己喜歡的肉菜吃。妹妹個頭小,她干脆站起來,夾起一塊走油肉放進父親碗里。父親開心地笑了,隨即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紅紙。原來是父親被評為年度先進生產者的獎狀,獎勵了一本日記本和一支鋼筆,并安排他開春后到莫干山工人療養院休養一星期。這個好消息更增添了我家過年的喜慶氣氛,我們小孩子都祝賀父親,父親也挨個擁抱我們。全家人品嘗美味年夜飯的同時,享著快樂祥和的天倫之樂。

“噼里啪啦”屋外不知誰燃起了鞭炮。弟弟妹妹急忙要跑出去看熱鬧。我也跟著走出家門,只見大街上流光溢彩,霓虹閃爍著七彩光芒,高升在夜空盡情綻放,家家懸掛著火紅的燈籠,戶戶飄出了菜肴的味香。我默默祈禱:愿新的一年,自己能快點長大,能幫家里挑點擔子,這樣父母親也不用再這么辛苦了!

評語

博主回憶兒時年夜飯的制作,描寫詳盡細致,生動體現了父母與孩子之間親情互動的場景,更添濃濃年味。

彩客网网址